绍兴市农贸商情网
公司简介 综合信息 食品安全 市场风采 公益建设 商户信息 通知公告 食品安全检测结果公示 市场商品参考价格 饮食健康 外埠信息 法律法规 规章制度
当前位置:
杭州萧山:“新农都”冷鲜禽经营户扛不住了 半个月生意一分钱没赚
发布日期:[2014-04-03]来源:浙江在线-今日早报 浏览:
 

 

  来源: 浙江在线-今日早报

  作者: 记者 洪慧敏

 

   浙江在线04月03日讯 位于萧山的浙江“新农都”市场先行试售冷鲜禽,已一个多月。但最近,一些冷鲜禽经营户有点扛不住了,选择了停业。

  “义乌华农家禽屠宰有限公司”名下的两个冷鲜禽摊位就已空空荡荡。“生意差极了!每天亏,每天亏,实在亏不起。不停下来,没办法。”经营户赵树群在电话那头告诉记者,他已回河南老家。

  一些冷鲜禽经营户把部分原因指向了“地下”活禽交易。

  困境:半个月扔掉100多只杀白禽

  1日中午,记者赶到萧山“新农都” 4区二楼的肉类批发市场。几名经销包括冷鲜禽在内的杀白禽中小经营户立刻围了上来。

  “我都快要上吊了!”47岁的刘同科是2432号摊位的禽类经营户,笑容比哭还难看。

  刘同科的老婆胡芳打开冷藏柜,拎出几只发蔫的冷鲜鸡和冷鲜鸭:“你闻闻!杀好了却卖不出去,摆出来,拿进去,放了好些天,都变味了!”

  记者凑近一闻,果然有股臭味。刘同科把鸡扔进了垃圾桶。

  垃圾桶内,已有几只扔掉的冷鲜鸡鸭,颜色发暗。“我今天已经扔掉了10多只。”新农都“2421”号经营户周进德,站在垃圾桶旁,黑着脸。

  他领着记者,走进自家摊位,打开一只白色冰柜,里面放着几十只杀白禽。这些经过冰冻的杀白禽,有些部位颜色发红,有些部位颜色发青,样子难看。

  33岁的周进德来自贵州,夫妻俩在“新农都”做了多年活禽生意。2013年禽流感袭来后,周进德、刘同科等禽类经营户一边歇业,一边关注着市场动向。意识到冷鲜禽肉等杀白禽将成为消费主要方式后,刘同科等人主动转型。2月28日起,刘同科跟其他5人“抱团”经营起冷鲜禽等杀白禽。

  可是,生意还没有走旺,刘同科等人就感觉“扛不住”了。“好的时候,一天也就卖个几十只冷鲜禽,差的时候只卖五六只。”滞销的冷鲜禽又冰冻起来,当做冻禽卖,但这么一来,更不好卖,最终,变臭的鸡只能扔进垃圾桶。“前前后后,扔掉了100多只,将近损失了几千元。”

  周进德的摊位也一样。“我都哭了!做了半个月生意,一分钱没赚,扔掉了100多只杀白禽,亏了几万元。不卖了,回贵州老家打工去。”

  一个人亏了一两万,只能停业

  记者又来到“新农都”五号楼二楼西边的冷鲜禽摊位,这里的经营户主要是冷鲜禽批发厂家,形势也不乐观。“义乌华农家禽屠宰有限公司”的两个摊位空空荡荡。

  旁边的“温氏鲜鸡”冷鲜禽摊位负责人楼先生告诉记者:“昨天上午还看见‘义乌华农’的摊位卖了一会儿冷鲜禽,今天就没人来了。”

  据介绍,这里,现在除了“温氏”等两家仍在坚守外,包括“义乌华农”等大约五六家经营户因陷入困境,已歇业。

  “冷鲜禽的生意比较难做,销售量在下降。”“新农都”的相关管理方杭州萧山天农肉类市场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沈天鸣说。

  不过,自称已回河南的赵树群却有一肚子苦衷。在电话那头,他向记者回忆,今年3月上旬开始做冷鲜禽,头几天生意不太好,后来的10多天里,生意一天比一天好,冷鲜禽的日销量一度卖到了1000多只左右。

  但好景不长,七八天前,生意突然变差——日销售量跌到了两三百只,继而跌到约100只,后来又跌到了几十只…… “冷鲜禽卖不掉,没办法,只得冻一冻,变成冻禽。打个比方,8元一斤的冷鲜鸡,变成冻鸡后,就只能卖4元一斤。”赵树群告诉记者,他一个人亏掉了一两万元,合伙的五六个人,毛估估总共亏掉8万到10万元。

  “不停下来,没办法。”赵树群等人决定停业。

  原因:冷鲜禽批发小贩去买活禽了

  对于一些冷鲜禽经营户选择停业,省家禽协会副会长梁志勇认为可以理解,“做企业,很简单的,有钱赚,大家都来了。没钱赚,怎么来做?”

  梁志勇的另一个身份,是温氏集团浙江分公司总经理。今年3月中旬,“温氏”开始进入“新农都”售卖冷鲜禽。经过近半个月的“试水”后,梁志勇这样比喻现阶段的冷鲜禽业务,“有些弃之可惜,食之无味。”

  梁志勇告诉记者,屠宰后的冷鲜鸡,批发价格比活鸡要低。而算上屠宰等各项成本,一只冷鲜禽相比毛鸡,每只大约要增加三四元的成本。

  梁志勇认为,目前冷鲜禽行业碰到的种种困难,主要是因为行业欠缺标准,老百姓对冷鲜禽等还没有足够的认识和消费习惯等;建议尽快建立行业标准,加强冷鲜禽的消费宣传,规范管理家庭作坊式的活禽宰杀,建立集中屠宰点,尽快开放农贸市场等。

  而赵树群、楼先生等一些冷鲜禽经营户,却主要归咎于地下活禽交易的抬头。“活禽一行动,冷鲜禽等杀白禽必死无疑。”

  仍坚守“新农都”做冷鲜禽生意的楼先生说,原来到他摊位批发冷鲜禽的有二三十个小贩,一个小贩能批走10多只。最近几天,来批发的小贩只剩下几个了。楼先生一打听,才恍然大悟。“不少小贩们都跑去买活禽,买来后在自己家里杀杀好,拿到农贸市场卖,或者直接拿到农贸市场现场宰杀。”

  暗访:地下活禽交易很热闹

  真有活禽在成规模地交易?

  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举报人带领下,前天下午,记者赶到了位于萧山新塘街道和平桥村。

  采访车从萧绍路拐进一条小路,穿过几间厂房,拐进西北角。一道铁门那里,停着多辆嘉兴等外地牌照的货车,车上垒着高高低低的黄色塑料鸡笼。鸡笼已卸空,残留着一堆堆粪便。

  有鸣叫声高高低低地传来。记者往前走了几步,发现竟是一个不小的活禽市场。前前后后走了一圈,看到活禽市场分成几十个摊位,一些摊位内竖着木栅栏,养着活鸡、活鸭、活鹅。

  一个摊位前,有个戴口罩的女子,指着乌骨鸡,让活鸡经营户抓过来看一看。

  “这鸡刚送来,多带几只回去卖,价格给你便宜一点。”经营户说。

  一会儿,“口罩女”从电瓶车上拿来一个蠕动的麻袋,打开麻袋,把乌骨鸡塞了进去。

  而另一个女经营户,一边给鸭子褪毛,一边对记者说,“我们这里是批发市场,都是卖给小贩的,一般不杀的,你自己买回去杀。”

  记者走出活禽市场后,听附近工厂的一名保安说,这个市场原来叫“萧山区家禽批发交易市场”,当地老百姓又叫它“萧山城东家禽市场”。去年下半年关闭过一阵,最近又重新开业了。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说,这个活禽市场原来约有60个摊位,占地近1000平方米,目前是个“黑市场”,包括萧山等地一些农贸市场的小贩来批发活禽,回去后自己杀好,再拿到农贸市场里卖给市民。

  查处: “黑市场”昨天下午被关停

  记者昨天联系了萧山区新塘街道办公室主任张金伟,提供了相关线索。

  在接到记者举报后,新塘街道迅速联合工商、公安、卫生、城管等部门,对和平桥家禽交易市场进行了查处。

  据新塘街道介绍,“和平桥家禽交易市场坐落于萧明线(原104国道)与杭金衢高速西北角,其法人系和平桥村委会(承包给个人蔡生刚经营),内设摊位50余家。为切实做好禽流感防控工作,该市场从去年下半年起一直处于关停状态。今年3月31日,有一市场经营户擅自进了一批鸡鸭在市场进行售卖,4月1日,有四五家经营户跟风进了鸡鸭进行售卖。”

  有关部门昨天的查处内容包括:工商部门对擅自经营的8家经营户开展登记,在2日下午4点前关停市场,对清点的800余只存栏鸡鸭按规定进行处理;卫生部门对市场进行防疫消毒;关停市场内水、电,确保市场安全;街道将会同城管对市场违章搭建钢棚进行拆除,彻底清理市场交易场地。

  昨天傍晚,沈天鸣告诉记者,听说和平桥村的活禽市场被“打掉”,“新农都”的冷鲜禽经营户又来信心了,“我们相信肯定会挺过这个难关”。

  另据消息,今天,杭州主城区首家完成冷鲜禽交易区改造的翰林农贸市场,将开卖冷鲜禽。

相关附件